nx73 pvvt lfvd 64iv u864 bp37 z02y r5x5 im02 xbl7
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赤兔记 > 233 失败的混入
    “竹叟他老人家遇敌受伤了,要带他去城内疗伤!”

    城门外,阿飞半抗半扶的抱着那竹叟,对着城门外的几名NPC道。

    那几名NPC是蒙古士兵的打扮,腰间弯刀,后背长弓,一个个威武雄壮,身上都透着长时间滚趴战场的杀气。看起来魔师宫的势力似乎已经控制了城门,就不知城里面是什么状况了。

    魔师宫因为立足外蒙,有蒙古士兵相随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年在《破碎虚空》的历史中,蒙赤行、思汉飞等人就是指挥蒙古大军与传鹰相斗,因此他们既是江湖高手,也是蒙古军的首领。只是在这个时空,魔师宫在大江湖被定位为一个江湖组织,即便是有蒙古士兵相助,也不会太多。在这种情况下能将整个襄阳城都给拿下,这就是极为了不起了。

    要知道襄阳城素来都是军事重镇,除却高手无数,更有朝廷大军坐镇!

    阿飞不由得暗暗心惊!对魔师宫的实力也有了更新的认识。不过他也猜想,如果朝廷大军在此,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些朝廷军人没有介入,或者没有机会介入,就被外蒙的高手们所乘了。

    此时蒙古士兵中走出一人,按着刀柄看了阿飞一眼,然后目光落到了那竹叟的身上。竹叟气息微弱,双目有些无神的盯着前方,看起来伤势极重。

    阿飞为了弄得真实一点,除了点了竹叟的哑穴,更是用玄冥真气将这老头冻了一番。虽然尚不致命,却也足够这老头子受的了。还别说,这么一冻,竹叟更像一名伤员了。至少在精神上比较符合“重伤且不愿说话”的状态。这也省去了阿飞的不少麻烦。竹叟这个身份如果利用好了,完全可以让阿飞更加容易的混到城里面。

    这是阿飞自己的盘算,觉得还是颇具可行性的。

    果然那蒙古士兵看了这竹叟几眼,面无表情的招了招手,指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阿飞心里一喜,正要架着竹叟这个不能动弹的“人质”走过去,却被那士兵拦住了。然后四五个士兵一起涌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按照规矩,任何人不能单独行动,需要我们跟着!”

    阿飞心里一动,暗道这些NPC果然是狡猾。看来自己只言片语就想骗过去,也是有些难度的。不过当此之际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发难,当即他便抱着竹叟随着这几人到了那房间中。几人鱼贯而入,阿飞夹在中间,刚一进去,便是发现房间之中尚有十几人,NPC和玩家都有,坐立不一,有的在擦拭兵器,有的则是打坐休息,更有将目光投过来,上下打量着他。

    其中有两人明显装束不一样,似乎正在攀谈事情,看起来目光精湛,显然有极深的修为。一个约五十来岁、高鼻深目,尤使人印象深刻是那头垂肩的银发,形相威猛无伦。深邃的眼睛外缘有一圈奇异的紫红色;另一个则是凶悍的中年壮汉,背负著一个大铜锤,只看这重逾百斤的重型武器在他背上轻若无物的样子,已知此人内功外功,均臻化境;

    那银发紫瞳的男子见了阿飞带着竹叟进来,抬起头来,目光不由得微微惊奇。他与中间壮汉相视一眼,忽地拍案而起,冷笑道:“阁下竟然将竹叟打成这样,真是好胆!报上名来吧!”

    随着这句话,一群人迅速刀剑齐施,将阿飞团团围住了。甚至有人将房门也关了起来,要来一个关门打狗。那两位也都是各自取出了兵器,充满杀气的看着阿飞。

    妈蛋,暴漏了?

    阿飞暗骂了一声,忽然觉得剧情变化太快!

    那银发紫瞳的男子冷笑道:“蠢货,但凡是魔师宫的玩家都不允许进襄阳的。我们内部早就发了口令,你开口就要进城,一看就不是自己人!”

    阿飞闻言,暗暗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看来是自己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些。自己素来不善用计,随便用点小心思便也被瞧出来,果然还是适合直接的打打杀杀!

    他当即也不再伪装,而是拎着那竹叟四处一看,喝道:“魔师宫果然还是戒备森严,难道就不允许外人进襄阳城了么?”

    那人却冷笑道:“放下竹叟,或许可以放你生离......”

    对这种唬人的废话,阿飞素来都是不理的。他叹口气,对那竹叟道:“看来魔师宫是准备牺牲你了。你在魔师宫也没有什么地位啊!”

    竹叟怒视阿飞不语。阿飞伸手一点,点开了他的哑穴,竹叟终于得空,大怒道:“竖子奸诈,竟然想诈开城门!花扎敖,山查岳,这厮武功高强,你们速速动手,一起将其砍成肉酱,不要管我!”

    花扎敖,山查岳,又是两个陌生且拗口的名字。阿飞却抓着竹叟一提,笑道:“杀身成仁么?不曾想魔师宫也有你这般好汉!如此我便成全你!”

    说完便是将竹叟往那对方人群一扔。那群人中的中年壮汉登时上前一步,伸出手来接,不曾想耳中传来了一片惊呼,不少人大喊“小心”!中年壮汉心知不妙,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也不管那竹叟了。但还是晚了,阿飞趁着将竹叟扔过来的功夫顺势而上,速度极快的冲到了那壮汉身前,双手拍出,“砰”一声结结实实的拍中了对方的胸口。

    这一下偷袭颇具阿飞风格,他早已经玩的炉火纯青。那壮汉大叫一声,如麻袋一般被击飞了,重重的撞到了墙上。阿飞这一下是两掌齐出,力道端地十足,整个房间都感觉到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壮汉本也是NPC高手,但突然被偷袭,一时间竟没有再爬起来。众人无不大惊,迅速朝阿飞砍去。却听得那阿飞轻轻一笑,在人群中穿来插去,随手出招。他自创绝学甫成,各种招数更加得心应手,信手拈来,每一招都是自出机杼,敌人竟无人可挡他一招一式,几个呼吸一过,地上便是已经躺下了六七个,有两个玩家甚至已经挂了。

    等阿飞停下的时候,手中抓住两把兵器随意的往地上一扔,复一搓手朝那银发紫瞳的男子攻去。银发紫瞳的男子眉头一皱,连忙出手接招。两人以快打快,快速的过了几招。几招一过,那银发男子登时满头大汗。

    这位银发男子便是那花扎敖,武功见识都是不俗。在域外真是无人不晓,与「寒杖」竹叟齐名,声名仅次於里里赤媚等域外三大高手。加之智计过人,因此被魔师宫委任为襄阳城东城门的看守首领。

    玩家不允许进襄阳城的规定便也是他出的,当阿飞带着受伤的竹叟进来之时,便被他敏锐的识破了。只是花扎敖也有信心擒下来人,毕竟这里有他与山查岳坐镇,还有不少属下相助,一般高手来了决计讨不来好。那些顶级的高手们,一般都是不屑于从这里进入吧?

    于是他便来一个最直接的掀桌子动手。不曾想来人武功极高,而且一上来就耍诈废了那山查岳,几招便是料理了自己的属下。而自己与之动手,才过几招便是明白,自己不是对手,而且差距极大!

    大江湖有这样的玩家么?

    正惊异不定之际,阿飞又是一掌拍来,花扎敖赶紧抵挡,但到了半路对方忽地一笑,手臂竟然化作了数个,看似幻影,偏偏每一个都是清清楚楚,招数各自不同,当真前所未见!他不知哪一个是真的,便是费力抵挡,护住了全身要害。但同一瞬间他额头、喉咙、胸口、小腹同时中招,每一个都是力道十足,打得他眼前一黑,差点儿连气都要闭过去了。等他缓过气来,那人已经伸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绝学初用,效果不错!

    地上躺了一群人,阿飞是唯一站着的。他将花扎敖提到了眼前,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

    “咔嚓!”

    阿飞同样施为,直接捏断了他的肩头骨。

    躺在地上的竹叟心有感触的龇了龇牙!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花扎敖”

    花扎敖身上痛,心中更惊,隔着手臂的空隙与这人对视,却见对方眼中并没有什么情绪,显然是对自己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兴趣。他心想,再怎么说我也是纵横域外的高手啊......

    “说罢,庞斑在哪里?”

    这一下花扎敖不敢说话了,他只能用沉默代替。

    阿飞想了一想,忽地将这人往地上一扔,将他与竹叟两人滚落到了一起。

    “没有功夫和你们玩耍了。都在这房间中呆一会吧,穴道两个时辰后就会自动解开!”

    阿飞知道从这些人口中是问不出什么了。他从那花扎敖身上扯下一块腰牌,或许这玩意能有些用处。且在他大踏步走出去的时候,那花扎敖忽然惊道:“等等,你是苦命的阿飞么?”

    他极为聪明,迅速猜测出了阿飞的身份。阿飞回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去了。

    一屋子的NPC和玩家面面相觑,但他们一个个都是不能动弹,也是无可奈何。有人便道:“这人真是苦命的阿飞么?”

    一个玩家道:“苦命的阿飞那厮擅长易容做坏事,武功也是极高,风格倒是像了。可苦命的阿飞武功高是高,能高到这般地步么?”

    大伙儿都是沉默,谁也说不上来。

    那花扎敖高声道:“还有谁能动的?”

    大伙儿四下相看,结果有些凄凉,所有人被击倒的时候都被制住了穴道。且在众人有些绝望,准备苦熬两个时辰的时候,之前被打飞的中年壮汉山查岳终于爬了起来。

    他浑身酸痛,呸一声吐出一口血,怒骂道:“那偷袭的小子呢,他跑了么?”

    众人大喜,纷纷喊道:“快给我们解开穴道!咱们再一起去追!”

    山查岳愣了下,倒吸一口冷气道:“怎么你们都被制住了?是那小子做的么?”

    “别废话了,正事要紧!”花扎敖道。

    那山查岳总算知道轻重缓急,便是活动了一下手脚,朝花扎敖走来道:“这可真是怪了,那厮明明是个玩家,怎地有这般功夫......”还没走两步,外面有人一声轻笑,却听得“呼”一声,一个石子如子弹般打破了窗户,直接击中了山查岳的胸口。

    那山查岳大叫一声,当即僵硬的卧倒在地,口中大喊:“糟了,我又被偷袭中招了,被点了穴道!”

    “卧槽!”

    房间中十几个人都是一愣,旋即同时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