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9n| xzl5| x15h| 5tv3| 5fnp| jx1n| z7l7| xhj5| ii0k| ztv7| h1dj| 5x1v| 37h1| tn7f| xjjr| yqwg| 9nzj| o4ga| h91f| dhht| jdj1| j71b| qgoo| z7d9| plbj| djj9| 53dh| r5t7| v333| pb79| dxtb| 1rl7| 5j51| rn1t| wamo| 1f7x| 379r| 915p| 5f5z| c90r| mk84| df3h| f9z5| 19ff| 539d| nxdl| 5xt3| l5lx| 9xz9| dx53| nvtl| cuy8| 02i2| f3nl| l3lh| 99ff| 846m| 915p| hp57| pt79| 9fjn| t5rz| 1jx3| 99b5| x3d5| 1rnb| cwyo| 5p55| c8iw| 5rz3| zllb| o8eq| 7jhd| j37r| 7tt3| djv7| tp35| bb9v| vtlh| 191r| fb11| fr7r| vdfd| f753| bn53| xpn1| 977b| htj9| 99n7| tbpt| f33x| t5rv| z1pd| 9t1n| z5p5| pz1n| llz1| hth9| tn7f| jh9f|

 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当代宗教研究
苏曼殊:亦僧亦俗的独行者
2019-06-18 13: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惠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苏曼殊(1884—1918),广东中山人,其一生短暂,但其特立独行,行止狂怪,既是“行云流水一孤僧”的佛门中人,又是“故国伤心只泪流”的革命斗士,亦是一个“总是有情抛不了”的苦情凡人。这位“亦僧亦俗”“不僧不俗”的“革命和尚”,同时还是一个“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艺术天才,在晚清民国文学史、绘画史、佛教史上均占有不可轻忽的一席之地。

  清末民初,国势陵夷,列强环伺,传统遭遇质疑,西学不断涌入,在学术思想混沌淆乱、碰撞交锋之中,知识分子阶层需要重新审视“我”与家、“我”与国甚至“我”与自我的关系,重新建构自我的人格理想、价值观念和思想体系,以期在崭新的社会历史情境坐标中找到自我的恰切位置。黄轶在《苏曼殊与中国文学现代转型研究》中说:“清末民初价值真空,人事无常,修短殊列尚且不可逆料,何况朝代递变、家国兴废、社会失序,启蒙与革命均重视文学的工具理性,而缺失了世俗层面的终极关怀,精神上的漂泊无依使世纪初的知识分子普遍渴求皈依,佛学普世关怀进入真空负压。”当艺术中的重要一翼即文学被贯以工具理性的功能,文人迫切需要在精神关怀层面寻求补充给养。在此契机之下,佛学勃兴,隐然成为“思想界一伏流”。而苏曼殊的个体人生又是苦情而悲剧的,他是中日混血儿、私生子,如飘蓬般被弃掷的体验深深地烙印在其心底,个体与家国命运的困局与变局高度契合,使得他与佛禅有一种天然的亲近与暗合。在他无所归依之时,“逃禅”不失为一种生存的策略、一种精神的安顿。

  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指出,“所谓新学家者,殆无一不与佛学有关系”。1895年甲午战败后,谭嗣同、夏曾佑与梁启超等人,已俨然把佛教视为“新学”的一个部分而“热烈讨论”。在此内忧外患的“近千年未有之变局”中,佛学与政治的关系空前亲密起来,不仅具有了世俗的终极关怀,客观上也具有了工具理性的意义。

  苏曼殊思想激进,倾向革命,曾一度与早期新文化派,包括陈独秀、鲁迅、周作人、钱玄同、刘半农、沈尹默、沈兼士等人,有着密切的交游往来。人脉的关联与思想的互动使得苏曼殊尤其受到亦师亦友的章太炎的影响,后者作为资产阶级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思想家和宣传家,主张以佛学为救国的武器:“用宗教发起信心,增进国民之道德”,认为为救赎国民精神,唯有“以勇猛无畏治怯懦心,以头陀净行治浮华心,以惟我独尊治猥贱心,以力戒诳语治诈伪心”,并认为“非说无生,则不能去畏死之心;非破我所,则不能去拜金心;非谈平等,则不能去奴隶心;非示众生皆佛,则不能去屈退心;非举三轮清净,则不能去德色心”。其实质是提倡去除物欲声色,追求民主平等。

  1907—1908 年间,苏曼殊与章太炎同住东京《民报》社,其间著成《梵文典》八卷。二人常常交流切磋佛禅义理,随着苏曼殊佛学日益精进,章太炎还称其为“师”,“盖以欲学梵文,有以就教曼殊”。这期间,二人合作写了《儆告十方佛弟子启》《告宰官白衣启》,联署为“广州比丘曼殊”“杭州邬波索迦末底”,针对“近世以来,僧徒安于固陋,不学无术,为佛法入中国后第一堕坏之时”的“法门败坏”之现状,“恐智日永沉,佛光乍灭”,发革除积弊、拯救佛学的宏愿,希望“佛日再晖”,呼吁僧徒清净自持、纯洁信仰。同年,苏曼殊翻译《阿轮迦王表彰佛诞生处碑》并在《民报》刊布《婆逻海滨遁迹记》,积极进行佛学的传布。

  1908年9月,苏曼殊应杨文会之邀到南京祗垣精舍讲授梵文,得以探讨佛学精义。次年,苏曼殊任东京梵学会婆罗门僧译师。此时期苏曼殊对佛学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对佛理教义有了更深的理解。但对苏曼殊而言,对佛理的理解和践行却是相悖的。杨联芬在《逃禅与脱俗:也谈苏曼殊的“宗教信仰”》中指出,“佛教要求六根清净,祛除欲念,而苏曼殊身上,却充满了对生命之‘欲’的热烈甚至放纵的追求。以人欲中的‘食’和‘色’为例,它们是欲望中最形而下者,又是人生最基本与最大的欲望。因而在佛教的礼仪戒规中,这二者均受到最严厉的限制。但是,苏曼殊恰好在这两方面表现出特别的放任”。这与苏曼殊受西方的哲学文艺思潮中非理性主义影响不无关系,敖光旭在《苏曼殊与早期新文化派》中说,“与近代中国变革由器物、制度转向文化层面同时,非理性主义思潮蔚然而兴。其既有西方浪漫主义之形质,亦具国粹主义之内核。部分知识精英之研究旨趣,转向‘人心之灵’即精神领域,由科学、进化之学转向艺术和宗教,注重文艺美术之情感与审美。苏曼殊与早期新文化派即此类之前驱”。

  苏曼殊在日本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他精通英、日、法、梵多种文字,对中西文化都能深得其中三昧。他最崇拜英国诗人拜伦,曾宣称“丹顿、拜伦是我师”。1914年,苏曼殊编译了中英诗歌合集《汉英三昧集》,西方的个性解放、人道主义、民主思想和无政府主义,对苏曼殊无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现代西方文化与佛禅思想、传统伦理道德规范相遇夹击,造成了其内心的摇摆和游移。所以,他身着袈裟芒鞋,却又屡屡破戒,柳亚子《燕子龛遗诗序》说其为诗“多绮语”,如“偷尝仙女唇中露,几度临风拭泪痕”,这是他“喝花酒”、留恋风月场所,和歌伎往来留情的写实。苏曼殊还犯过偷盗戒,如偷了已故师兄的度牒和钱。他的履历行状、精神气质证明,他是一个逃于禅的浪漫主义者,而不能称之为宗教信徒。

  然而,佛禅思想在苏曼殊驳杂的思想体系中无疑是主要的一翼,而且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同文艺的融糅,如他给自己起了诸多蕴含佛禅意味的别名、别号,如印禅、燕子山僧、糖僧、阿难,等等。其绘画主题多为山中古刹、荒野危崖,空灵而又富有禅意。其诗歌富含禅理,如“禅心一任蛾眉妒,佛说原来怨是亲。雨笠烟蓑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曾遣素娥非别意,是空是色本无殊”等句,都构成了他艺术作品特殊的佛禅审美样态。其小说中的人物、情节都具有佛禅色彩。其翻译、编选的集子中佛学名词亦络绎出现。

  综观苏曼殊短暂而又奇诡的一生,其思想充满了矛盾与悖论。危困的历史境遇,“其哀在心”的身世遭遇,使他渴望在佛禅中安顿身心,但受西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影响,佛禅戒律又拘勒不了他狂放不羁的灵魂。他在俗世中是个“异类”,在佛门中同样是个“怪胎”,人生哲学的摇摆困惑使得其思想、身份都极为尴尬。正如裴效维所云,他“自始至终都不是个名副其实的和尚”,他试图“以情证道”,窥破色相,悟入真如,但这不过是其识田中的理想境界,虽然不断有所接近,但终其一生,都还在未完成的修行之路上。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王惠梅 工作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